注册

发现和展示走新作品

注册
达人网首页>潮流家居>沪上名厨的家,看似简单,却特别舒服好看

沪上名厨的家,看似简单,却特别舒服好看

2016-12-14 16:25 责任编辑: 文致中和 (评论1条)


厨师的高压工作不改Craig对生活品质的苛求。他就像一棵树,事业枝繁叶茂,生活则是一场持久的光合作用,有色彩,有温度。

主人: Craig Willis,澳大利亚人,青少年时期即开始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家庭果园和餐厅内烹饪美食,曾在澳大利亚各地知名餐厅经长达10年的严格培训,完成法国一项厨师培训后,于2000年到达上海。擅长烹饪混合地中海、中东及亚洲风味的澳大利亚美食。

早晨9点出席晨会,然后在餐厅准备午餐,下午开会讨论新餐厅的装修方案,接着置备第二天的食材,下午5点吃了一天中的第一顿饭,随后开始准备晚餐,回家的路上理了下发,晚上10点跨进家门,打扫、整理,为了迎接次日杂志的采访……这是Craig Willis典型的一天,或许工作内容并不千篇一律,但这样的节奏是他习以为常的。“厨师并不只是一份职业,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许我的生日不值一提,但我必须保证每位客人的生日成为难忘的庆典。”刚从希腊度假两周归来的Craig语调中似乎仍带着爱琴海落日的余温,“厨师的工作忙碌而高压,但我学会了告诉自己无论怎样,反正凌晨一点我一定会躺在舒适的床上,那么只管做好眼前的事就够了,我向意大利人、西班牙人、希腊人学习如何‘活在当下,及时行乐’。”

两个相连起居室的设计,给了Craig很灵活的运用方式,邀请大帮朋友来家吃饭时,大家能有完全不局促的活动空间;需要时将中间窗帘一拉就能隔出一个客房,从澳大利亚来访的母亲、姐姐也能享有不被打扰的私人房间。

其实,他的“行乐”非常有限,无非就是窝在家里的壁炉边,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在阳台上理理花草,种种千里香、薄荷、迷迭香;卧在连着阳台的“花园房”一角的小床上看看书,或是画画;周末骑着自行车闲游,捡回路边的“垃圾”变废为宝,比如绿色捆箱带编织起来的收纳篮……就像做了29年专业厨师的他定义最好的晚餐莫过于一份烤鸡、一盘自家栽种的蔬菜沙拉和一杯美酒一样,感慨47年的流水年华,Craig的生活哲学也日趋从简——一件黑T恤、一条牛仔裤、一双厨房靴是标准的工作打扮,每天骑自行车出行,和员工一起吃饭,“经历了祖父母、父亲的去世,你就知道你所拥有的一切并非理所当然,生活,只要简单、舒适就好”。

Craig收藏艺术品完全靠直觉,但大抵喜爱具象的作品,墙上大件油画来自杨东龙,古玩市场的多年收集混搭北欧风格复古家具,搭配得宜。

Craig收藏的兴趣除了包括当代艺术品,还有各种餐具,木柜门后就是几十年来他在全世界收来的好货呢!

同时经营上海好几家餐厅,Craig的工作时间几乎占据了生活的大半部分,平时赋闲在家时,还是喜欢动手,画画就是他培养的兴趣爱好之一。

3年前的仲夏,初访这座建于1958年的公寓,一长排朝南、倒映着斑驳光影的玻璃窗和窗外余庆路上茂密葱茏的绿树令这位四季沐浴着灼热阳光长大、来自布里斯班附近小镇的“乡村男孩”一见倾心,于是搬迁入住。“家,就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这里充满了他们的影子。”Craig说。

丹麦设计师的Vintage咖啡桌、Matzform北欧设计的沙发、淘自香港某银行处理出来的椅子、10年前购自巨鹿路的旧家具、永嘉路小店里来自阿富汗和伊朗的旧地毯、豫园藏宝楼的古董摆设、丁乙和邬一名等名家乃至无名氏的艺术品、朋友相赠的自制圣诞节装置礼物,集中在这间工业风格、大地色色调的公寓里,不仅因为Craig推崇“年代感、粗粝感、老旧质感”的审美,而且每一件物品都如同一个超链接,连接到一个人、一个故事、一段经历。

厨房的大型工作台,不止满足Craig在餐厅厨房做菜的习惯,更多时候是朋友来家吃晚餐的餐桌。

Craig买艺术品不大管艺术家名气,卧室里有丁乙的作品,床上这件炭笔素描又是他从豫园用10块钱向摊贩买来的。

“我的家里有很多‘Debra Little’,我和这位室内设计师好友一起去了大芬村选画,去了珠海灯具市场、去了西安古玩市场,我们买东西就像比赛一样,知道彼此喜欢的东西,如果出手慢了,东西一定会被对方收囊中。”Craig娓娓道来,“有位天才朋友教会了我鉴赏陶器;Bruno借给我一幅丁乙的画放在卧室,舍不得还给他就索性买了下来;园艺则是继承了母亲的爱好……所谓物质的价值,对我来说,并不是它们的价格,而是促成与它们邂逅的那些机缘、促成那些机缘的那些人。他们都在我的家里,尽管我无法确切分清哪部分是源自他们的影响、哪部分真正属于我自己。但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平时喜爱阅读,Craig床头一定放有最近读的几本书,瞧他兴趣广泛,一会儿看烹饪,一会儿又看设计作品集。

浴室的水磨石令人感觉很舒服,搭配绿植有种有机的调调。

有时候,他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家里还是在餐厅里,“一样有灰色的墙、棕色的椅子,有花,有画”,不像他曾服务过的那些高档餐厅,他希望他的餐厅“对客人来说,是比家更自在的地方”。每年,他的餐厅都会主办两次慈善晚宴,晚宴筹得的所有资金都被捐献给忧道基金会助学项目,帮助上海农民工子弟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柱 2016-12-31 10:32
这是一位很有格调的老外厨师。整个格调品质充满了他的生活。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