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名师与新作

注册
达人网首页>人物访谈>设计师张灿&毛继军:俗世与生机

设计师张灿&毛继军:俗世与生机

2019-11-28 17:15 文章来源: 腾讯家居 责任编辑: 达人网微信号 (评论0条) 浏览量: 490

空间中的形式设计再绝伦,但没有机能,空间将不会有生机、生长;机能于空间生机而言便是土壤,土壤肥厚方能郁郁葱葱,空间的设计高度则在于生机。
——张灿&毛继军

【腾讯家居 设计频道】11月6日,成都迎来了“2019金腾奖颁奖典礼暨年度设计时尚盛典”,数百名顶尖设计师齐聚成都棕榈费尔蒙酒店,共襄颁奖盛举。2019金腾奖复审评委、四川创视达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兼创作总监张灿与2019金腾奖复审评委、成都璞石品牌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毛继军,于活动现场带来题为《俗世与生机》的精彩分享,他们用精彩的设计案例诠释“俗世”与“生机”交融之美,引来满堂喝彩。

2019金腾奖颁奖典礼暨年度设计时尚盛典,由中国室内装饰协会(CIDA)、优居、企鹅设计联合主办,战略支持腾讯家居|贝壳,总冠名梦天木门,特约品牌老板电器、奥普、圣象地板、米兰之窗,战略合作AXD杂志、木栖传媒。

分享嘉宾:张灿

张灿

2019金腾奖复审评委

四川创视达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兼创作总监


分享嘉宾:毛继军

毛继军

2019金腾奖复审评委

成都璞石品牌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演讲精选


与别的城市不同,成都是一个经历过多重重大灾难且劫后余生的城市,与今天的演讲主题“生机”十分贴切。张灿认为,“当下并不缺好的设计,面对当下目不暇接的设计所在的这个生机蓬勃的时代,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奔向我们的远方。”正如罗兰.巴特所说 “生活是琐碎的,永远是琐碎的,但它居然把我所有的语言都吸附进去了。褪去琐碎后的容纳,平淡的归入烟火生活 。在俗世的日常里带来精神的希望,这是心的感受,是生机之本。”


 张灿演讲现场


回归设计本身,他说:“其实俗世是我们所有设计发生的地方,恰恰又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空间。因为俗世里生长着时间、烟火以及我们的生活。从成都的历史来看,它的生活一直有共同之处,仿佛在俗世的轮回里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一个现实。我始终认为,我们不仅仅是在设计一种形式,而是在矗立一种现实,这是我对俗世的一种理解。”


毛继军演讲现场


冯纪忠·何陋轩


“我们的现实无剔除也不应该剔除俗世,我们不可能作出非常出世的设计,我们一定会容纳最日常的最温暖的俗世的行为,这样的空间其实就有着书写性的诉说感,而生机离不开俗世”,毛继军说。



他分享到,“我曾在上海看到这样一个建筑,一个老太太、老头吃瓜子打牌的空间,顶部是轻盈的稻草,用竹子作为支撑,节点是模糊的。其实,这就是冯纪忠先生的何陋轩。1978年正值文革十年期间,冯纪忠的好友傅雷自杀,另外一个朋友去到法国,永远别离国土。而他被关进监狱,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完成何陋轩,被誉为中国现代设计的启蒙者。它蕴含的生机是什么呢?我认为何陋轩的背景是文革中和文革后,是饱受批判后的那种感悟的迸发。这里,不论台基,墙段,小至坡道,大至厨房,各个元件都是独立的,完整,各具性格。似乎谦意自若,互不隶属,逸散偶然。”



有条不紊,紧密扣结,相得益彰。与那些设计宏大的作品相比,何陋轩是很小的,它体积小、简单、微弱;但是放在当下,语言和礼数都丧失的今天,它的意义特别重要。从建筑本身来看,它的墙体散落在场域中各自的中心,彼此独立,但它预示的是一种自由。所以在今天,我们如何看待何陋轩,如何体会举重若轻的东方性也有着重大的意义。

意动的台基,是对方向的寻找;自由的,独立流动的弧墙,自有的中心点,自有的高低起伏,三个扭动的台基是回应场地的设计,是借助建筑语言来表达的一种人生感悟。这就是一个先行设计师迸发出来的生机感。



谈起另外一个分享,毛继军说到,“每年我都去园林中走一走,可能是年龄的关系,我认为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被我们遗忘,但是恰恰能代表我们,代表中国走到全球的那一个。每次延着一条逶迤的小径,到达这样一个山顶,我都能感受到一股向我涌动的生机。



园林亦是非常弱小的,它已经退无可退,被定格在一个小园子里。但恰恰是这个弱小的东西,变成了最持久的东西。或许你会发现,所有曾经雄壮,宏大而辉煌的东西都已经凋敝了,而园林间意动(穿透)的疾风却生出生机,一直到今天,它依旧在吹拂我们的面颊。

树、石、亭、池是久违的,熟识的,意动的。他说,“其实,我们的世界观,是不同于当下世界的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举重若轻的笼罩其中,这是我们的一脉,是隐藏在俗世的彼岸……你的在地,你的场域、你的诉求,你的生机在哪里,不同的空间有不同的俗世,当然也有不同的诗意、远方与彼岸。”


孟加拉国·饵乌尔清真寺


空间的生机是无法用肉眼所见,是心眼所见,一个有机能的空间,才是可生长的。



张灿分享到,“在孟加拉国的饵乌尔清真寺,建筑师就是通过使用一种材料在精神空间中融入 “熟识”的感觉,当人们看到它时,会自然觉得熟识,同时伴随生机。”同时毛继军也提到,在那样一个生活条件、设施特别差的地方。所蕴含的是一个高度的、具有神性一样的空间,它美丽且充满生机,使人熟识。



炳灵秘境


炳灵秘境是张灿带领五个设计师同去探究的一个项目,要在纯碎的大自然环境生出一个空间用来接待游客。



面对这样的情形,他说到,“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演绎我们的彼岸,我们的熟识;空间的形式、构想;从眼睛、心灵对建筑空间的精神产生的触动;由心到空间产生的诗意。在这个充满阳光的地方,我们最终用了意动的空间。依山而建,蹊径另劈,我们用意动的空间设计长域调动人的行为,通过视角、视觉转展腾挪来形成自然的台阶。

张灿说到,空间要容纳的烟火、温度是俗世的行为、状态与建筑空间气息发生的关系是由空间到心灵的互动,要让行为在空间中生长出人对空间的需求,那么空间生机与机能要组合平衡,它们如同太极阴阳,缺一不可。如空间只有形式而剔除俗世,将会失去生机与机能,失去诗意与生命力。 



空间中的形式设计再绝伦,但没有机能,空间将不会有生机、生长。机能于空间生机而言便是土壤,土壤肥厚方能郁郁葱葱,空间的设计高度则在于生机。我们进入这个空间,台阶不断升高,在欣赏的同时跟周边的环境发生关系,这便是这个空间的生机。我们希望用这样的气势磅礴去跟自然对话,去敬畏自然。



“聚”指的是人与人,阶级之间消除隔阂,形与魂的聚拢;“静”指的是现实和梦,在此之间,别无都市杂物的一种纯粹;而“变”则更简单,是统一的,芸芸众生的一种心态的改变。张灿极其团队用这样一种场域让游客与自然发生感觉,让“聚”在这个空间存在,而没有用更多的家。


胡惠珊纪念馆-刘家琨 


胡惠珊纪念馆是一个小体积且朴实的形象,就像一个地震的账篷。毛继军说,“当一束光洒进这个小空间的时候,那一刻,我们都震撼了。胡惠珊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孩,却为这个空间带来了一种新的生机,它是一个小体,却是一个大做。”



“以小见大,平淡的诉说着‘纪念’,由心到空间的感受带来不可言喻的触动,这是空间机能最为感人之处,是可生长的生机,它用最简单朴实的语言去表达对生命的一种崇敬和敬仰和纪念。“张灿说到。



正如刘家琨老师说,“建筑设计不只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谋求功名利禄的工具,和文学爱好一样,它也是我漫游精神高峰和心灵深处的导游。这两样都是一辈子不够用的苦活,好处是可以让人一生向上,平行宇宙,循环时间。在哪里都是自己在,在哪里都在自己里,如果舞台不亮自己修炼放光,不能海阔天空那就深深挖掘。”



而毛继军则说他喜欢井,不停地向下挖掘,到了一定的深度以后一定会出现的那口井,这就是在俗世的生机。正如他自己所言,“我们不做一个俗世的人,但是我们在俗世里边作出生机,深深的挖掘。”

最新评论

客服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