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名师与新作

注册
达人网首页>人物访谈>专访共生形态设计彭征:收藏生活碎片的人

专访共生形态设计彭征:收藏生活碎片的人

2022-3-12 16:34 文章来源: 纯氧设计馆 责任编辑: 达人设计 (评论0条) 浏览量: 1413


彭 征  

共生形态(C&C DESIGN)创始人、设计总监,高级室内建筑师。广州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硕士毕业,现为广州美术学院建筑艺术设计学院客座讲师、实践导师。

彭征先生关注城市化进程中的当代设计,思考和践行“共生”的设计哲学,从事建筑、室内、景观等多领域的设计实践,设计作品具有较强的建筑感和现代简约的风格。代表作品包括南昆山十字水生态度假村、时代中国总部、美的地产企业总部、广州亚运会景观创意装置“风动红棉”等。作品曾获2017年德国iF设计(室内建筑类别)唯一金质奖,连续六年蝉联美国室内设计杂志Best of Year Awards年度最佳金奖、2018-2020连续三年金腾奖金奖获得者。


01
普鲁斯特问卷

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因著作《追忆逝水年华》而闻名的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而出名,并在当年时髦的巴黎人沙龙中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Proust Questionnaire”。

纯氧设计馆希望通过对于设计师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的提问以及被访者的回答来展示设计师丰富的人格魅力和思考。希望这样的内容可以展现出一位设计师形象的丰富维度,也可以给到读者们更多层次的思考以及对于设计的多角度认识。

▲2020金腾奖作为主讲嘉宾的彭征


1. 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彭征:世间哪有完美的快乐?叔本华 (a)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如果说有快乐,我认为那便是身处黑暗,但心向光明而追逐的过程吧
 
2.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彭征:无限创造力

▲2021.12.26 彭征微博


3. 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彭征:死亡,这是本能
 
4.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彭征:焦虑
 
5.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彭征:挺多的,但没有“最”
 
6. 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彭征:没有
 
7. 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彭征:不知足
 
8. 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彭征:西班牙游学之旅

▲彭征摄影,西班牙之旅 2019.09.30 彭征微博


9.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彭征:虚荣
 
10.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彭征:青春
 
11. 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彭征:办公室的面积

▲彭征办公室


12. 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彭征:做核酸
 
13. 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彭征:正能量
 
14.  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彭征:没有。人不能成为社会的工具,也就是杨朱所说的:“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

15.  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彭征:没有满意的
 

▲20年前的彭征自画像 2020.07.12 彭征微博 


16.  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彭征:不能说
 
17.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鄙视的是谁?
彭征:方舟子
 
18.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彭征:理智
  
19.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彭征:善良
 
20.  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彭征:失恋
 
21.  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彭征:才华
▲《桥边古镇》2020.07.28 彭征微博 

22.  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彭征:亲人
 
23.  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彭征:安乐死
 
24.  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最快乐?
彭征:蹲大号时看书

▲感慨好书太多无时间看的彭征,2020.07.28 彭征微博 

25.  如果你可以改变你的家庭一件事,那会是什么?
彭征:不如改变自己
 
26.  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彭征:童年
 
27.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彭征:草生一秋,人生一世。我们及时间,现在及世界。
 
28.  你希望死后别人如何评价你?
彭征:应该不会有人去百度了
 
29.  对于设计,终极的目标是什么?
彭征:创造美

▲彭征建筑室内一体化设计作品:都市游廊



02
言语

设计深度 2022.01.24

很久没有花整天时间去研究一个案例了,其实设计的深度才是最关键的。很多设计师无法做到的恰恰是专注于“深度”,所以整天陷入无效劳作和无效沟通。社会太浮躁,行业太浮躁,人心太浮躁,还是自己太浮躁?

生命的意义 2021.11.26

这两天被两位朋友问到同一个问题:你觉得生命有意义吗?我想,这是个哲学问题。生命体(人类)自立的同时通过代谢依存于外界(自然)。但生命又是动态平衡中的“流动沉积”,因此,生命不过只是一个被自立的假象。草生一秋,人生一世,站在这个角度看,生命的确毫无意义。但我不能这样告诉人家,那未必过于残酷。我说,我们活着的意义就在于“情”和“美”,因为有情?我们才会对现世产生依恋。而什么是美呢?我想,美是求存的一种牵挂感。罪文化的西方人,他们把对生命的全部意义寄托于来世的永恒,而我们却只享受那绚烂的瞬间,他们的世界有“爱”,而我们的世界有“情”,他们生活在哲学里,而我们生活在美学中……

▲彭征办公室局部,摄影:彭征


设计语言 2021.11.23

每个设计师都需要提炼自己的设计“语言”,这个很重要,你说你什么风格都能做,那一定只能忽悠不懂设计的客户,共生需要更多不一样而不是一样的东西,但它们彼此之间又相互吸引,存有共性。

改造世界 2021.07.16

设计是我们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方式之一,也是最有趣的方式之一。它就好像走向森林里一条小路,不同的人会走在不同的路上,这些小路有时候会交汇,有时候会分叉,他们都通向一个未知的彼岸。

设计的民族性 2021.07.16

塞缪尔 · 亨廷顿撰写的《文明的冲突》(b)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它提及“在多文明的世界里,建设性的道路是弃绝普世主义,接受多样性和寻求共同性。”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但我认为“民族的”要加上“先进的”,才是“世界的”。这个先进些许带有普世性,但如果不挑战智力上限的妥协或者盲从就是犬儒主义,将直接导致不进步,甚至退化。


▲彭征


好作品 2021.01.08

好的作品一定不是经济价值回报最高的作品,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不论是设计费还是工程造价,空间昂贵的代价便是空间趣味与松弛感的部分丧失。站在普世的角度,评价一件设计作品的好,要看它为社会创造的价值总和。


好设计师 2021.01.08

在我看来, 一位优秀的设计师,他首先应该是一位合格的公共知识分子,具有跨学科的眼界,能够对自己专业之外的公共话题发表恳切的观点与看法; 同时,他也应该是社会公共事务的参与者和践行者,其设计,尤其是公共性设计,应该更多地经由个体与公共之间的互为关系,来确定一种非定式的社会提案;最后,我认为, 设计师还应当是一位谦逊的学习者和教育者,有能力去平衡好公共价值和个体意志之间的关系,对社会不宽待不放纵,即便是在服务资本与权力的项目中,也能保证自己的价值观与独立的思考,并将从民族文化与自然万物中吸取的养分,滋育新的时代。


形式 2021.01.08

我不太在意形式,我更看重对问题的洞悉,以及对问题的梳理与解决方式。一个好的问题的提出,其价值远大于形式。


竞争力 2021.01.08

设计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作品,不是规模。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共生形态新办公室


03

对家的态度,就是对生活的态度
于我而言,家,是静下来的时光
是与城市暂时分离的另一个世界
——彭征

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我们珍惜和家人共同度过的每一个平凡幸福,房子是一个‘容器’,它可以越来越大,但如果没有生活和情感的填充,也就只是一个容器而已。

家与房子
My Home

我的童年在湖南长沙市区的一栋老红砖房子里度过,几户人家共同生活在一个院子里,楼上楼下邻里邻外,构筑了我对家最原始的记忆。 那时候的房子并不大,但可感知的生活领域却很宽——隔壁家新买的黑白电视机、楼下邻居分享的乡下亲戚送的柴火腊肉、街上的叫卖、邻居的吵架声、楼道里饭菜的香气……这些烟火气共同构成生活的点滴。
 
读书后,我搬进了父亲单位的宿舍楼。房子是砖混结构,一户户格子里,建筑空间形态直接而粗暴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幸好楼下还有一片长满杂草的闲置用地,它是孩子们唯一的冒险乐园。

1997年,在广州这个现代与传统共生的城市里,我成了读大学的“南漂”,毕业后投身房地产相关领域的设计工作。在这个阶段,家于我而言的概念注解是面积、地段、单价、配套、采光、朝向、车位、管理费等等,而童年时的那种对“家”的感觉与记忆也渐行渐远。

▲彭征的家

选址
Site Selection

中国人自古讲究择水而居,出于对江景的迷恋,和对大都市CBD钢筋森林里如库哈斯 (c)笔下那种“拥挤的文化”和“聚集的狂欢”骨子里的抗拒,2016年,我选中了这套房子。它偏居海珠岛的最西端,与市中心相互眺望又保持一定的距离,江对面的沙面古建筑与珠江新城的高楼林宇相比起来,让人有种适度的松弛感。
 
日常欣赏着三江交汇与日落美景,可以说是热闹的广州市区中难得的安静之地。每至年关,海珠区的传统花市就设在楼下的滨江路,更平添了些亲切的市井气。

▲彭征的家


设计
Design and Decoration

近三十年间,用地规范及其背后隐藏的文化成了对于中国城市面貌改变最大的野性力量。人们不得已被赶进各种混凝土住宅中生活,传统居住文化中人与自然相互媾和的居住方式被硬生生撕裂。在被迫放弃对场地经营的选择和建筑营造的权利后,装修成了我们唯一可以寄望的选项。
 
对于一个自我标准严苛的设计工作者而言,尽管精装设计出自国际一流的境外设计公司,我依然很难接受地产商推送的“精装交楼标准”。我想,房子可以标准化,设计可以标准化,而生活无法标准化,所以我选择将空间恢复到原本的毛坯状态,开始了为期三年半的设计、装修之路。

我将原本位于房子中间的暗厕改为了榻榻米多功能茶室,它的空间起伏和层次能带来很多感官上的趣味,这点对孩子尤为重要。全屋舒适的木地板是孩子们自由奔跑的基础,对于孩子而言,生活间隙那些琐碎的片段,最终会成为她们完整人生中的一部分。

东南向有阳光的房间留给了小孩与老人,而西南向有江景的房间则留给自己。相比原设计,主卧与客房的互换显得既合情又合理,让人觉得设计本该如此。
 
原设计中过于集中的几个卧室入口在重新设计之后被消隐在深色木饰面的整体墙面中,当推开每一扇黑色暗门的同时一缕阳光也随之射入,光线与空间的互动如游戏般有趣。

▲彭征的家


入伙
Breath of Life

入伙定在除夕那天,太太按黄历挑了时辰,按广州的习俗去花市买了花。尽管与我偏好的极简风格不太搭调,家里却多了许多生气和年味,生活嘛!总是免不了油盐酱醋茶,还有老妈子的热水瓶和塑料盆。

除了我,这个家还有五个女人。她们操着来自不同地域的方言——妈妈讲长沙话,太太讲广州话,阿姨是广东新兴的,大宝操着流利的普通话夹带着英文单词和网络词语,小宝讲的普通话则明显带着新兴口音,再加上前来祝贺并且声音洪亮地操着湛江口音的岳父大人,一时间各种方言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对于我来说,家是生活的容器,也是方言的汇集地,它们真实和生动地记录着生活的变迁与时光的逝去。现代化正在消除差异,各个地方都越来越像,或许正在消失的不仅仅是方言,还有生活方式、生活细节以及背后的情感经验、文化经验。殊不知,正是生活中的这些交错和交织,让家升华成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04
诗歌

时间肥皂
生活总是琐琐碎碎,把它过成诗

《欲望的牢笼》

清晨
我被闹铃吵醒,
我关了一个又一个
闹钟
手机
ipad
闹铃却一直响个不停
响个不停
我抓狂
绝望
歇斯底里
终于
我醒了
关掉了闹钟

《抽象之死》

抽象
如果离开表意
则将走向死亡
如同说
语言是存在的家
房子是居住的机器

▲彭征摄影作品


《时间肥皂》

如果有一天
时间能做成肥皂
我一定涂满全身
带着老去的躯壳回到过去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曾写下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
原来终究
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我想城市大抵也如此

《早起的诗》

不见海的城
有船
有笛声
爱睡懒觉的人
起的比太阳早

灵感
总是在醒来的那一秒
它是梦与现实抗争的奖励
而记忆
却是所有欲望在城市表面
结成的痂

▲彭征摄影作品

《衣柜人生》

成长是一段挥霍
当你发现衣柜的衣服已经满满
你会发现
所剩的空间也不多了

成长是一种讽刺
当你穿上十年前的衣服
你会发现
人生不过只是一场
柳绿桃红的闹剧

《萤火虫》

田野里
萤火虫在飞
就像繁星在跳舞

我伸手抓来几只
装进玻璃瓶
做成了一盏灯

天亮了
我打开瓶盖
萤火虫飞走了
仿若太阳的信使

借着光
我写下那些
夏天的故事
童年的记忆
还有田野的守望
和渐渐远去的乡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