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名师与新作

注册
达人网首页>人物访谈>豪宅先锋设计力 | 谢银秋:设计的逻辑、感性与禅意

豪宅先锋设计力 | 谢银秋:设计的逻辑、感性与禅意

2022-12-16 20:34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 达人设计 (评论0条) 浏览量: 816





豪宅先锋设计力 


谢银秋


在采访谢银秋之前,我对他已经“留神”颇久了,除了在媒体上不时看到他的作品,前段时间帮一家杂志撰稿时,他的一段访谈文字,让我眼前一亮,心想现在这样清醒的设计师不多了吧。

他说:“现在我学会了从飞翔到走路甚至到爬行的过程,这个过程挺痛苦的。我首先要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一步步地前行。走了这么多美术馆、博物馆,买了所有的世界史的书,还要去深入发现自己跟宇宙之间的关系。东西好不好,能不能站在世界舞台,还是要看设计者能否做到极致,才有可能被后人评说这个东西不错。”

△谢银秋,设谷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世界华人俱乐部艺术设计顾问,其设计不受风格限制,擅长把握逻辑与感性的微妙之处。

曾获荣誉:美国IIDA亚太区最佳办公空间、意大利A‘Design Award金奖、法国双面神 银奖、金堂奖 最佳展示空间、中美国际交流展设计奖 金奖、40 UNDER 40 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8-2019)、艾鼎奖 金奖、台湾金点奖 金点设计奖、国际空间设计大奖IDER-TOPS艾特奖 最佳餐饮空间奖。

再之前,我住过他设计的位于黄山太平湖的精品度假酒店。酒店位于湖边,夜幕降临后,湖面被最浓的夜笼罩,孩子们睡了,我跟闺蜜倚窗谈天,不知不觉到半夜。清晨醒来,光透过纱帘懒散地洒入,湖面又逐渐明晃晃起来。那是一次颇为愉快的旅程,我们在酒店一步也没有出去。

在媒体上看到的谢银秋照片,抽着烟斗、披着大衣,俨然一幅上海滩许文强;眼前的他,蓬松的头发,配上黑色的休闲装;工作室极简的白色,纯粹到空无一物……跟谢银秋对话,他时而表达出的语言与作品相去甚远,时而又融为一体,这种极致的统一与分裂让人忍不住好奇。第一次正式访谈我们聊了3个小时,但是感觉才刚刚开始。

△设谷设计 太平湖安卓梅达酒店

采访之前,我们通过微信零散做了一些沟通,我阐述了访谈的目的,而他也表示了对谈话的“期望”——真实,他很看重谈话对象的真诚与契合。我也忍不住惊愕,在如此浮华的设计圈,还有设计师希望真实地对话,正合心意。

整个采访,从禅修、宇宙谈到生命冲动、情感,从焦虑到虚幻,从当下到未来……虽然很少谈及设计本身,但是此番“论道”恰恰是进入谢银秋精神世界的通道,他对内在自我的观察和对生命鲜活的渴望,在回归简单本质中追求生命的丰盛,是他设计的灵感之源。

从业将近20年,创办设谷设计12年,谢银秋说他有过不可一世的时候,可能跟他“年少成名”有关。在室内设计领域,80后的他已经拿过数个国内外设计大奖。最近几年,他评价自己平和了许多,可能是受禅学或哲学影响更多,这一切都渗透到他设计的空间里。

△设谷设计办公室

回响之外 ECHO
设谷设计 谢银秋




Q:最近的状态可以分享吗?

谢银秋:最近刚去莫干山上了一个禅学的课,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与课程上的朋友面对面对视,两个人的角色设定一个是镜子,一个是自由阐述者。特别大的感触就是,很多事业有成的人这辈子都是作为一个被期许的价值来活着的,社会植入的芯片与内心的声音一直在斗争,要强装自己很强大,这种武装自己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蒋勋说过一句话,上坡要努力,下坡要开心。人生其实就是上坡、下坡、再上坡、再下坡,禅宗说这是生命的轨迹,鲜活的活法,但是社会又是有评价体系的,什么是好的、优秀的、成功的,如果这些东西植入心里,生命就很难鲜活。如果抛开所有人的想法,人生来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天命,这个问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过。

△2019年6月,谢银秋剃掉头发出去学禅,并在欧洲进行艺术游历

Q:在跟随内心还是满足他人期待上,我们应该如何去做?

谢银秋:首先,慢慢去分清楚自己是被脑袋的欲望带着走的,还是自己的本心在走的。打坐也好,或者坐下来不动也好,关注自己内心的变化,包括自己身体里面的变化,脑袋尽量让他放空,如果脑袋里面有一些念头出现,就让它出现,看着他去产生、去消灭,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坐禅的过程,也是观察自己的一种方式。内观的时候,你会越来越多的分清内心要的东西其实是很少,你会慢慢分清楚很多植入的信息都是别人希望你成为的那个样子,而不是你内心想要成为的样子。

Q:设计师很难有真正慢下来内观思考的时间?

谢银秋:回到我对这个职业的认知上,“设计师”只是一个职业头衔,你背后关注的书籍、你的知识面、财富和文化的多少,才有了差异,所以他就像是一个标签。

△谢银秋办公室,从极简到极繁,他说有趣的灵魂经得起各种折腾

Q:但是设计师这个职业又是特殊的,刚才我们说到美是有门槛的,设计师创造的空间本质是什么?

谢银秋:本质如果从人类社会或者商业、或者生命角度来谈,起点不同,答案也完全不同。从社会层面,一个做商业空间的设计师,要利用空间实现商业价值和回报。私宅设计师要让居住者的生活更加顺畅,对空间有提升,在美学上让人耳濡目染的沉浸,甚至有的需要有排场。从生命角度来谈,我觉得设计真的可以有很多天马行空的设想,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做出来的都是在符合当下潮流基础上做一些小的变动,因为你想要推翻一个企业家或者业主的思想是很难的,在他们看来找设计师是美化空间,很难上升到哲学层面,住进这个房子,行为习惯发生了什么变化,生命发生了什么变化,很难遇到这样的客户。当然了,很多客户也不知道一个设计师会谈生命、哲学这些。


Q:所以说,现代人是更麻木了吗?

谢银秋:我觉得也不是麻木,应该是整个生命过程中不再有惊喜,不再有小孩子那种好奇力。比如说运动完多巴胺来临之后,随便吃一个水果,你就会觉得汁水饱满,舌头丰盈,水果用它的生命,把最好的一切奉献给你,与你相遇时那种幸福感,你还会说我要吃10个还是吃100个吗?这1个就完全满足了。但是很少有人去思考这些东西。

Q:你的这种感知力是如何形成的,它一直存在还是近些年发展出来的?

谢银秋:小的时候我就清楚我不想要过被设定好的人生。我们要去质疑存在的这些,别人说的经历跟我们没关系,这个世界只有你跟这个世界的关系。可能会有人觉得是自私的,但是从生命的角度来说,作为地球中的一个微粒,宇宙是包容的。佛教说一切都是虚幻的,我的梦境也好、生活也好,只有我存在才有意义。

之前跟卢志荣老师有段时间一起学习一起交流的时候,他讲了一个观点也挺好,他觉得宇宙中心在哪里?就在每个人的心中,所有宇宙的发展,所有事情的发展都是围绕着你转的。但是这个自我宇宙中,我们不能以伤害别人的舒适来满足自己,不能干涉别人的自由。

△欧洲四国艺术之旅见闻

Q:游走40多个国家,不停地看大师建筑,打卡名家作品,包括聊天中你也不断提及艺术史,你现在怎么看美学或者说艺术?

谢银秋:美有美的艺术,丑有丑的艺术。我们是被教条的一批人,毕加索的都是好的,达·芬奇的都是好的。确实当你在这样一个大的人类社会,你拿一段时间来说是没问题的。但是1万年之后,再去看呢?今天我们看远古的艺术品,你去看金字塔,包括三星堆等等这些东西,你就会发现古人好先锋,又经典又先锋。


Q:你之前说的自己从飞、到走、到爬这个过程,可以详细说说吗?

谢银秋:原来的飞是被反向的风筝牵着的,这个反向的线就是所谓的“目标”,所以可以说我就是一个提线木偶,很难享受当下,然后突然“啪”自己把绳子剪断了,扭曲着降下来,这时候你就是在走下坡路,当然这也是世俗的评价。这时候重新爬起来,但是我爬过每一颗沙粒,爬过每一棵小草,它们跟我的关系,我拥有了新的视野。

Q:这个目标是什么呢?

谢银秋:普利兹克。我当时要求我们公司所有人对历届普利兹克奖得主都去研究,大家做到如数家珍,当所有的建筑大师看多了,你会发现他们也会借鉴,有很多艺术家的影子,比如谁谁的建筑灵感来自索尔·勒维特,蒙德里安来自于塞尚的那棵树,把树的主干和斜向线取消掉,变成了一个比例的波段。

Q:疫情这几年有些什么样的变化?

谢银秋:抑郁、平和、反复的颠簸,然后舒服,推翻舒服,回到焦虑,就慢慢成长,感觉像在海上起起落落。精神层面肯定是在成长。

△设谷设计 广州豪宅侨鑫汇悦台

Q:现在更喜欢哲学是吗?

谢银秋:谁都想做永恒,永恒的东西是什么?作为法则。所有的哲学都试着用人类的语言、文字去诉说宇宙的法则。艺术是试着用纸笔,或者艺术的语言诉说宇宙法则。这些宇宙法则要怎么被发现,是要人精微、精致、极致到某一个点,才有可能去发现。

Q:禅宗说人生有三境界,一,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三,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现在处于哪个阶段?

谢银秋:包括王国维也提过人生的三境界,我觉得人生远远不止三个阶段。我现在可能处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在怀疑这个的阶段。说四十不惑,我马上四十,但也还是惑,有的是没想明白的惑,有的是想明白了,但是也会有跟社会产生的冲撞的惑。

△设谷设计 西溪湿地-悦庄别墅

Q:怎么寻找自己的独特性?

谢银秋:勇敢做自己,各个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每个都一样呢,是吧?只是园丁告诉大家玫瑰花更受欢迎,所以人人都试着长成玫瑰花的样子,多累啊。

Q:你现在做到勇敢做自己了吗?

谢银秋:我现在比较低调。我学会了用生命法则来衡量我自己,所以有时候也会很痛苦。从曾经的疯狂到现在,生命的内核获得了成长。所以现在设计温暖了一些。

以前在任何一个场合,我都想成为光圈里的焦点,有时候被捧的完全不是自己,不知所措。现在,我慢慢找到了在光圈里的自由,有时候在其中,有时候不在其中。我可以感受生活跟我内心的交集与碰撞,这是我变化比较多的地方。

△设谷设计 西溪湿地-悦庄别墅


Q:在前面谈话中您反复用社会层面和宇宙生命角度来看问题,如果从这两个角度来谈论“豪宅设计”这件事,应该怎么去看?

谢银秋:社会层面,个人觉得疫情之后要重新定义豪宅,重新定义奢华,它已经不是之前在装饰层面的豪和奢。有更多的年轻人更注重空间的简约、品质的提升以及艺术层面的愉悦。从宇宙生命角度讲,国内豪宅离国际水平还是有不少距离,做好尝试性试验,做好经典和创新并举已经很不错了。

△设谷设计 意府家居

Q:所以在你看来一个好的空间,应该具有共鸣感、模糊感和微弱的变化吗?

谢银秋:嗯,这个有点往艺术层面和精神层面走了,我个人还是比较推崇的。在经典的同时还能保持先锋性,这是我希望看到的豪宅的样子。

Q:微弱的变化是什么样的?

谢银秋:微弱的变化是指材料之间的和谐性以及色彩过渡的微妙感,注重材质本身的品质,大家都不争不抢,共同烘托一种唯美治愈的精神力量。

△设谷设计作品 古食初味餐厅

Q:有没有一些特别希望注入空间的体验感,想让您的业主去感知到的?

谢银秋:对空间艺术层面的感知力的提升,对过度装饰的慢慢减弱,对整体精神层面和艺术品需求的提升,经典和先锋并举。

Q:最近令您有生命扑过来这个体验感是什么时候?

谢银秋:暂时很少,可能在与一些有趣的灵魂聊天的时候会偶尔升起。我喜欢一些生命本源的话题,宇宙法则的话题,总之可能是对现在无关名利而又能生发精神层面的思考会多些。

△设谷设计 广州豪宅侨鑫汇悦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