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名师与新作

注册
达人网首页>人物访谈>傅厚民专访:我从不复制我自己

傅厚民专访:我从不复制我自己

2022-12-20 17:59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 达人设计 (评论1条) 浏览量: 971


在傅厚民的世界里,简约是一种来之不易、更难获得的奢侈品。十多年来,这位出生于香港、接受过剑桥教育的建筑师一直在贯彻他对“轻松而奢华”的独特理念。

今天再给大家带来一篇他的专访,涉及了自己的成长和学习历程,设计方向的选择,成名作奕居酒店带来的种种影响以及他的手绘,包括对于酒店设计的诸多观点。

希望喜欢傅厚民的设计师们可以更为生动全面的了解他。

拿出你的10分钟,阅读这4000字,了解傅厚民的更多面。

△傅厚民在他位于香港中环的办公室的一个安静角落里






01.对于不熟悉您作品的读者,可以向他们介绍一下自己吗?

Andre Fu:

我叫傅厚民,出生于香港,在 14 岁时出国留学英国,之后在剑桥大学接受正式的建筑师培训。

我最为人所知的是在室内设计领域的工作,特别是酒店和餐厅。

02.回顾一下您早年的经历,是否有过什么特别的经历将引导到建筑方面?

Andre Fu:

我一直很喜欢画画。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经常画迷宫,很受我朋友的欢迎,他们经常把它们当作非常精致的手工拼图。所以,视觉层面一直有在熏陶。

我大约 7 岁时,我清楚地记得我妈妈带我去了一家酒店内的咖啡店。她让我坐下说:“Andre,想象一下,当你长大后,你也可以设计这样的空间。作为一名建筑师,你可以设计这家酒店的结构,你也可以设计内部,小到灯光或座椅等小细节。” 那次谈话一直在我心中不断回响。

傅厚民在绘制草图


03.如果您不介意回忆一下,具体是哪家酒店?

Andre Fu:

The Furama酒店里面的一家叫做 Café Chater 的咖啡店。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遗憾的是酒店于2001年关闭,它有一个相当标志性的旋转餐厅,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都知道。

04.那是在您移居英国之前。你在英国哪里长大?

Andre Fu:

高中时我去了伦敦的圣保罗,然后不久就去了剑桥大学。我本科主修艺术,然后攻读建筑硕士学位。

傅厚民在香港的家中


05.建筑系以传统著称,是吗?据我了解,它强调理论和学科的历史基础。在您的日常实践中,您是否发现这些内容的学习比比其他方面更有用?

Andre Fu:

我在剑桥的高等教育帮助我积累了建筑相关知识,我能够看到这门学科与从一块简单的石头到整个艺术运动一切事物的关系 .

06.在大学里,你有没有最喜欢的艺术运动?

Andre Fu:

我一直很喜欢包豪斯,也喜欢许多在后现代主义出现之前蓬勃发展的艺术学校。整个战后时期让我兴奋不已,这个时代由新技术和旨在为普罗大众服务的建筑概念所定义。

07.功能驱动审美?

Andre Fu:

是的,然后我研究了塑料和玻璃纤维等建筑材料的发展历史。所有这些都真正改变了我们现在看待建筑的方式。

我在欧洲度过的那些岁月让我对建筑作为一种职业和艺术传统的起源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的世界几乎是数字化的,现在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减少到即时或快速的满足。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坚实的基础就很难创新。你只是对眼前环境中的刺激做出反应。如果你对你正在创造的东西有更深入的理解和了解,你就能以更精确和自信的方式进行创新。


傅厚民的香港办公室里一个收藏丰富的书架



08.你更偏向于室内设计而不是建筑设计,这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Andre Fu:

我在香港长大,那里的酒店很多,而且通常被认为是“理想的”聚会场所,这肯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如果我们要庆祝,总是会说“我们去酒店庆祝一下吧”。因为酒店所提供的服务是非常贴心到位的,即使你的家庭非常富有也是无法体验的。

09.我认为现在许多城市最好的酒店里面有餐饮和娱乐场所,这些酒店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目的地”。

Andre Fu:

我会说这很大程度上与童年有关。具体来说,酒店是只为最特殊的场合而设计的场所。直到今天,我都喜欢发现一家非常好的豪华酒店的感觉,就好像你被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10.最好的酒店环境肯定会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感觉,无论是纽约艾迪逊酒店还是香港的文华东方酒店。一切都只是对现实生活的小小“提升”。

Andre Fu:

“提升”是个非常准确的描述。我一直被一些酒店的氛围所吸引,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是一名建筑师,我也总是喜欢我工作中那些细微的、人文的细节体验。


11.像许多著名的中国现代主义者一样,在艺术、时尚、建筑领域工作。我注意到你对将自己归入任何一种特定类型都非常谨慎。您如何将其与某些商业客户的期望相协调?当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希望你的“指纹”遍布项目的外表和感觉,就像过去一样?

Andre Fu:

人们对我的作品抱有一定程度的期待。亚洲的客户认为我接受过非常正统的欧洲教育。他们认为在英国的学习经历让我形成了以欧洲为中心的审美。我们的大多数欧洲客户又认为我的作品有很强的亚洲元素,这两种都不太准确。我的审美是我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和现代环境的有机表现。

很荣幸我的客户会对我的设计表达感兴趣。


傅厚民的生活方式品牌在销售的铅笔和收纳包


12.你会重复你的设计风格吗?

Andre Fu:

绝不会! 

以奕居为例:我本可以在我后面的项目不断复制奕居的方案,但这做会忽视一个关键:客户为什么选择我。当你以这种态度工作时,每个项目的过程都会有所不同,这样的过程就会变得更加有启发性随机性。


13.为什么不发展一种固定的风格?

Andre Fu:

我并没有考虑太多。每一家新的酒店,我们都在讲述一个不同的“故事”,而故事的所有点点滴滴都鼓励我创造出真正令人兴奋的东西。如果能让我的职业生涯更加丰富多彩,那就更好了。


14.在奕居中,你到底想讲什么故事?酒店今年庆祝成立 10 周年,谈到亚洲的豪华酒店,它的影响力不容忽视。在过去的十年里,它有什么方面一直伴随着你吗?

Andre Fu:

......我认为这是一种全身心投入但高度无形的舒适感……

15.高度无形?

Andre Fu:

“舒适”与其说是触觉感受,不如说是客人能体验到的一种情绪状态。对于奕居,我们还必须考虑不同的人对什么是舒适的不同期望。

△傅厚民持续受到世界顶级酒店公司的追捧

16.尽管奕居位于金钟道的中心地带,但它在众多不同类型的客人中成功地赢得了舒适的普遍声誉。无论是行政人员、时尚圈内人士,甚至是外地人,所有人的共同印象是酒店的宁静氛围。

Andre Fu:

多年来,我们有时间反思并重新审视这个项目,能够实现这种影响是因为在我职业生涯的最初阶段我没有什么思想包袱。

17.奕居是否帮助你拿下了香港瑞吉酒店的项目?

Andre Fu:

奕居改变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远至伦敦的项目机会都可以追溯到奕居,瑞吉酒店也是。

在我接受这个委托之前,我就意识到重返香港的许多挑战:首先,瑞吉酒店实际上是我在当地工作的第四家酒店。你永远不会希望当前正在做的项目与已完成的作品“竞争”;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你需要时刻注意区分现在和过去的关系。

18.从设计的角度来看,与香港瑞吉合作最有趣的是什么?

Andre Fu:

惊喜。在你从事这个行业一段时间后,你会越来越渴望处理意想不到的项目,超出个人舒适区。瑞吉正好给了我挑战和困惑感。

看看傅厚民在看什么书


19.办公室里有你最喜欢的角落吗?有哪个角落对您和团队特别有吸引力吗?

Andre Fu:

事实上,整个办公室都有一些分散的地点可以进行小组讨论。我们在接待区的地方放了一张玛瑙矮桌,这已成为举行临时会议或与我们的供应商会面的首选地点。

我们在食品储藏室附近放了一张高桌,这样每当我们提取材料样板时,我们就有一个方便的地方聊天、评审方案或者吃饭。

对于傅厚民来说,舒适感远不止柔软的座椅或合适的温度那么简单

20.有传言说您亲自为香港瑞吉挑选了 100 多块不同的大理石版面?

Andre Fu:

是的,臭名昭著的紫色大理石。酒店共有 120 间客房,这意味着我们有 120 个浴室墙面。所以,如果我一个人完成所有这些工作,那将是非常疯狂的。但是,作为整个项目的一部分,我们确实总共查看了一百多个大理石样板,在工厂、仓库中,无论是单独的还是预铺的。并排查看这些材料非常重要,因为这可以我们能够缩小纹理的误差范围。

21.有没有固定的标准来判定哪些样板是理想的?

Andre Fu:

有两个判断标准:纹路的稳定性和色差,其它更多的是细微的权衡。


22.亚洲创意人员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被要求在作品中融入“东西相融”的元素。这是应该被客户提出期望吗?

Andre Fu:

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主要是一个“亚洲”建筑师。出于这个原因,我尽量避免“东西相融”的概念。当我在做一个项目时,无论是在摩纳哥、洛杉矶、北京还是东京。我发现根据特定城市调整我的方法更有效。考虑到仅仅只是做项目的范围,我们不可能成为这个城市的文化专家。更多是表达我个人对每个城市的看法。

傅厚民很喜欢的Autoban,小编还看到了熟悉Kerry Hill


关于Autoban

土耳其设计公司,涉及多板块的室内设计及家居产品,不仅有着和傅厚民一致的业务形态,也持有一致的设计观点:挖掘每个项目的特质,为每个项目讲述特有的故事。

23.在设计时你只考虑到每个项目的特有背景,而不是定义它是东方或者西方?

Andre Fu:

是的,项目的属性可以有多种。可能是品牌的传承;特定空间的属性;城市的文化地理等等。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是一直贯穿的,那就是它是否具有我一直强调的“轻松而奢华”的调性,而不是融入一套固定的文化符号。

24.你之前说过你从小就喜欢画画。在 AFSO,设计过程始于您对每个概念的手绘草图,介绍一下你的草图吧。

Andre Fu:

我徒手画这些草图,它们的尺寸不是精确的,我不是唯一可以画草图的人,但我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尝试,我可以在几个小时的过程中根据平面创建出三维草图。

△正在用铅笔创作的傅厚民


25.在绘制透视图时,您通常喜欢什么方式?

Andre Fu:

只用铅笔就可以。

再加上橡皮,有时需要尺子帮助引导线条。我们还为自己定制了自己的石墨铅笔,但其实我对铅笔并不挑剔。


26.您对未来几年酒店设计行业将如何发展?

Andre Fu:

这又是一个可以写本书的回答。这个行业正在发展,与许多创意领域一样,趋势越来越短暂。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将“在家度假”的概念与目的地旅行相协调。展望未来,这是豪华酒店经营者及设计师必须应对的一个有趣的二分法。酒店往往是了解城市的窗口。当我去马拉喀什这样的地方旅行时,我希望我的酒店能够融入阿拉伯、安达卢西亚和法国殖民地的影响,这些都是该城市的标志。

同时,现在大多数“国际城市”会有周末入住酒店的情况,目的可能是为了摆脱日常生活的束缚,这会让自己感觉好像有过一场旅行。对于这类酒店的设计师来说,创造独特体验的重要性从未如此重要。这些酒店需要服务于不同的客户:全球旅行者,然后是将其视为短暂逃避生活的当地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卖梦的埃及人 2023-2-3 09:44
1111

查看全部评论(1)